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国家公园负面清单管理”对我国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战略的启示

吴必虎 李奕 丛丽 谢冶凤

吴必虎, 李奕, 丛丽, 等. “国家公园负面清单管理”对我国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战略的启示[J]. 自然保护地,2022,2(2):9−21 doi:  10.12335/2096-8981.2021121601
引用本文: 吴必虎, 李奕, 丛丽, 等. “国家公园负面清单管理”对我国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战略的启示[J]. 自然保护地,2022,2(2):9−21 doi:  10.12335/2096-8981.2021121601
WU Bihu, LI Yi, CONG Li, et al. Enlightenment of “National Park Negative List Management” to the Strategic Management of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and Ecological Protection Red Lines in China[J].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2022, 2(2): 9−21 doi:  10.12335/2096-8981.2021121601
Citation: WU Bihu, LI Yi, CONG Li, et al. Enlightenment of “National Park Negative List Management” to the Strategic Management of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and Ecological Protection Red Lines in China[J].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2022, 2(2): 9−21 doi:  10.12335/2096-8981.2021121601

“国家公园负面清单管理”对我国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战略的启示

doi: 10.12335/2096-8981.2021121601
基金项目: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基金(2021SRZ01)
详细信息
    通讯作者:

    E-mail:tigerwu@urban.pku.edu.cn

  • 中图分类号: X36

Enlightenment of “National Park Negative List Management” to the Strategic Management of Natural Protected Areas and Ecological Protection Red Lines in China

  • 摘要: 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战略对于维护国家和区域生态系统安全、保障我国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加强对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游憩活动及负面清单管理研究,有利于自然保护地战略的推进和生态保护红线的落实。本文通过分析世界5大洲的50个国家公园的管理指导手册,整理出国外国家公园中游憩活动、社区管理、基础设施修建等关于生产、生活、游憩行为等管理的负面清单,重点梳理国家公园内禁止和限制开展的活动,总结相关游憩管理经验,为中国自然保护地体制建立和管理决策提供参考依据。
  • 表  1  全球5大洲50个国家公园的游憩活动和负面清单管理

    Table  1.   Recreational activities and negative list management in 50 national parks on 5 continents

    序号国家公园(国家)游憩活动负面清单管理
    1 亚洲 奎汶里国家公园
    (泰国)
    露营、观看野生动物、教育 完全禁止:不能在观赏区以外进行任何徒步活动
    一般控制:进入区内的车辆必须是本地人驾驶的露天小货车,不能使用私家车
    2 因他农山国家公园
    (泰国)
    徒步、游泳(但是非常有限)、露营、观鸟、观赏日出日落、教育 一般控制:控制私家车进入园区
    3 科莫多国家公园
    (印度尼西亚)
    徒步、潜水、摄影、观看野生动物、研究、培训 完全禁止:禁止打扰野生动物生活
    严格限制:禁止进行区域允许活动以外的一切活动
    一般控制:观看动物的时间严格控制
    4 林加尼国家公园
    (印度尼西亚)
    徒步、登山、游泳、编织、观看野生动物、教育、温泉 完全禁止:严格遵守当地文化习俗
    5 风牙者榜国家公园
    (越南)
    徒步、游泳、洞穴探险、观看野生动物、教育 严格限制:禁止带入拖鞋,需要赤脚穿过洞穴
    6 普林塞萨地下河国家公园(菲律宾) 游泳、洞穴探险、乘船、观赏地质地貌、教育 严格限制:限制游客人数
    7 格雷梅国家公园 徒步、登山、热气球、露营、骑马、摄影、观光游览 完全禁止:不得携带利器(包括露营用刀)和武器
    (土耳其)
    8 富士箱根伊豆国立公园(日本) 徒步、划船、登山、观赏植物动物 完全禁止:不要乱扔垃圾;禁止喂食野生动物;不要采集熔岩;不要采花或植物
    一般控制:禁止吸烟;在指定地点点燃火焰
    9 美洲 黄石国家公园
    (美国)
    徒步、划船、骑行、游泳、露营、垂钓、摄影、观看野生动物、观光游览、科研、教育 严格限制:在偏远地区以及步道和木板路上禁止携带宠物
    10 宰恩国家公园
    (美国)
    徒步、攀岩、漂流、骑马、露营、观光游览 完全禁止:禁止投喂野生动物
    11 大峡谷国家公园
    (美国)
    划船、垂钓、露营、观光游览 完全禁止:禁止投喂野生动物;不要乱扔垃圾
    12 拱门国家公园
    (美国)
    徒步、露营 完全禁止:禁止焚烧收集的木材
    严格限制:宠物只能在既定道路或停车场区域活动;只在指定地点露营;所有车辆(包括自行车)停在营地的铺砌或碎石区域,停放的车辆不得伸入道路;只允许在火坑和烤架内生火
    一般控制:食物、炊具、垃圾和洗漱用品存放在车内或带锁的硬边容器中
    13 大沼泽地国家公园
    (美国)
    划船、徒步、观光游览、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在公园内的任何地方喂食野生动物
    严格限制:公园内的大多数小径都不允许携带宠物
    14 班夫国家公园
    (加拿大)
    徒步、骑自行车、滑雪、露营、游览自然景观 完全禁止:禁止喂食野生动物;禁止惊扰野生动物;禁止乱扔垃圾
    严格限制:禁止狗进入有些步道
    15 贾斯伯国家公园
    (加拿大)
    滑雪、徒步、山地自行车、骑马,漂流,滑翔伞,悬挂滑翔、露营、垂钓、观光游览、教育、科研、温泉 完全禁止:禁止饮酒划船;禁止在贾斯伯的任何水域中使用瓦斯发动机;踏板车、雪地摩托车禁止使用;禁止收集植物、动物、化石等天然物品;禁止使用无人机
    严格限制:只允许在指定的露营地露营;电动马达仅允许在固定的水域使用;车辆只能在硬化路面、碎石路面行驶;部分地区禁止携带宠物入内
    一般控制:有许多户外活动需要提前获得许可证,关闭的区域不得进入
    16 环太平洋国家公园
    (加拿大)
    徒步、直升机、热气球、海滩、观看野生动物、瀑布、地质景观、温泉 完全禁止:收集和移走自然或文化物品;喂养、骚扰或捕猎野生动物;砍伐植被(例如火灾)
    严格限制:禁止在指定外的宿营地外露营
    17 冰川国家公园
    (阿根廷)
    冰川观赏、观看野生动植物 完全禁止:禁止把垃圾留在景区
    18 伊瓜苏国家公园
    (巴西)
    观赏瀑布、观看野生动植物、欣赏热带雨林 完全禁止:穿越雨林不得走出设置好的路径
    19 百内国家公园
    (智利)
    远足徒步、登山、攀岩、泛舟、冰川观赏、观看野生动物、体验旅游别墅 完全禁止:禁止破坏自然环境
    20 托雷德裴恩国家公园(智利) 观赏高山、火山、草原、冰原、观看野生动物 完全禁止:不得走出国家公园的设置好的路径;禁止园区点火
    严格限制:只允许在规定的露营地露营
    21 加拉巴戈斯国家公园(厄瓜多尔) 徒步、泛舟、观赏风景和野生动物 完全禁止:禁止破坏自然环境和触摸动植物、禁止运输任何活的生物进入海岛
    严格限制:只允许在指定区域逗留
    22 大洋洲 大堡礁国家公园
    (澳大利亚)
    游泳、浮潜、潜水、航行、跳伞、徒、露营、海滩、观看野生动植物 完全禁止:禁止破坏自然环境、野生动物
    23 国王湖国家公园
    (澳大利亚)
    丛林徒步、自驾、骑自行车、骑马、独木舟、越野滑雪、野餐、露营、观赏风景、观赏野花和野生动物、环境修复活动 完全禁止:禁止喂食动物;不能带走公园的任何东西包括岩石、树叶等;禁止随意扔垃圾
    严格限制:不能携带宠物;不干扰植物,尽量减少践踏植被和土壤
    一般控制:禁止大声喧哗
    24 皇家国家公园
    (澳大利亚)
    丛林徒步、骑自行车、冲浪、滑雪、划船、游泳、露营、钓鱼、野餐、洞穴探索、观鸟和观鲸、观光、科普教育 严格限制:禁止带宠物
    一般控制:禁止无人机
    25 卡卡杜国家公园
    (澳大利亚)
    徒步、游泳、划船、狩猎、骑山地车、骑马、攀岩、使用快艇、越野、钓鱼、露营、大型公共集会(如婚礼、戏剧表演、慈善活动或烧烤和野餐)、摄影、四驱车之旅、岩画、观鸟、观看野生动物、观光飞行、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蹦极
    26 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澳大利亚) 徒步、野餐、看日出日落、观光动植物、科普教育土著文化(游客中心)、科研 完全禁止:禁止喂食野生动物;禁止破坏植物;不要收集柴火带到公园的其他地方
    一般控制:保持在路径上;只拍照不要带走岩石和沙子
    27 大洋洲 卡胡朗伊国家公园
    (新西兰)
    徒步、登山、狩猎、露营、钓鱼、观景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
    严格限制:禁止带宠物进入公园
    一般控制:不允许骑山地自行车;只燃烧枯木,并在离开时将火熄灭
    28 库克山国家公园 徒步、骑自行车、登山、滑雪、观光野生动物、野花 完全禁止:不要吃任何TUTU莓
    (新西兰) 严格限制:禁止未授权的无人机
    29 汤加里罗国家公园
    (新西兰)
    登山、徒步远足、滑雪、山地自行车、水上活动(划船、漂流、钓鱼等)、攀岩、高尔夫、户外探险、火山空中飞行、看瀑布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
    30 峡湾国家公园
    (新西兰)
    远足、徒步、高山登山、骑自行车、海上划皮艇及潜水、狩猎(需获得许可)、峡湾巡航、垂钓(需获得许可)、观赏峡湾风光、观赏野生动植物、景观科普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
    31 非洲 阿鲁沙国家公园
    (坦桑尼亚)
    森林徒步、梅鲁山攀登、登山、狩猎、独木舟漂流、野餐、观看风景、恩古多托火山口游览、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喂养野生动物;禁止丢垃圾
    32 克鲁格国家公园 徒步(荒野小径)、高尔夫球、山地骑行、露营、观鸟、观看野生动物、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喂养野生动物,禁止将宠物带入公园
    (南非)
    33 卡鲁国家公园
    (南非)
    自驾游、徒步、野餐、露营、观看风景、观鸟、观看野生动物、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不要在公园内喂食任何动物;禁止使用无人机;禁止携带宠物
    严格限制:不能夜间驾车
    一般控制:除非在指定区域(例如野餐点、瞭望点),游客应留在车内
    34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坦桑尼亚)
    驱车、狩猎、自然漫步、露营、野餐、热气球旅行、马赛岩石绘画、音乐石、乘坐热气球(在开阔无垠的平原上进行)、社区旅游(观看手工艺品、观看传统舞蹈表演)、野生动物观光、观鸟、参观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奥杜瓦尔峡谷、伦盖伊火山和纳特龙湖的火烈鸟、参观解说 完全禁止:禁止游客下车、禁止喂养野生动物
    35 卡富埃国家公园
    (赞比亚)
    垂钓、露营、观赏野生动物、科普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游客下车
    严格限制:限制打猎数量,而且只能打规定的品种,如羚羊和野猪
    36 马赛马拉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肯尼亚) 驱车、狩猎、摄影、观看野生动物 完全禁止:禁止游客下车
    37 布温迪国家公园 徒步、摄影、追踪山地大猩猩、科研、教育 严格限制:有轻微的疾病的迹象就不得进入园区(大猩猩没有免疫力,非常容易染病)
    (乌干达)
    38 欧洲 贝希特斯加登国家公园(德国) 徒步、划船、摄影、木屋体验、观鸟、观光游览、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踩踏非正规道路之外的区域、禁止植物采摘、禁止追逐野生动物
    严格限制:禁止在非规定地区露宿;禁止使用营火
    一般控制:禁止放开宠物绳、禁止听收音机和大声歌唱、禁止不区分自行车道和步行道进行活动
    39 密里茨国家公园
    (德国)
    徒步、骑行,划船,骑马、露营、摄影、观光游览、观鸟、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游客被禁止在核心区域采摘菌类植物
    40 十六湖国家公园
    (克罗地亚)
    骑行、徒步、划船、游泳、露营、摄影、钓鱼、观光游览,看野生动物、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喂养野生动物
    41 奥卡万戈国家公园
    (芬兰)
    徒步、划船、自驾、露营、野餐、摄影、观光游览、科研、教育 严格限制:在偏远地区以及步道和木板路上禁止携带宠物
    42 博茨瓦纳国家公园
    (芬兰)
    徒步、露营、摄影、观光游览,观看野生动物、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
    43 努克西奥国家公园
    (芬兰)
    徒步、骑行、露营、野餐、钓鱼、观鸟、观光游览、科研、教育 完全禁止:严禁游客采摘菌类植物、不要随便丢弃垃圾、 禁止打扰野生动物
    生活
    44 瑞士国家公园
    (瑞士)
    远足、滑雪、骑行、乘划艇、摄影、展览、观看野生动物、观光游览、艺术教育、自然教育、矿泉水沐浴 严格限制:不许踏上有明显标志以外的小径
    45 阿比斯库国家公园
    (瑞典)
    徒步、攀冰、越野滑雪、乘汽艇游行、雪地摩托、露营、摄影、冰钓、观鸟、观看野生动物、观光游览、主题活动、课程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破坏或损坏自然物体或地面;禁止损坏死亡或活的树木;禁止杀害或捕获动物群;禁止带走鸟蛋或巢穴,垂钓
    严格限制:禁止在非指定地点露营;禁止干扰放牧驯鹿或处理驯鹿的人的工作
    46 雪墩山国家公园
    (英国)
    徒步旅行、骑行、攀登、漂流、冲浪、露营、钓鱼、天文摄影、庆典和婚礼、会议、游览自然风光、历史遗迹点、观看野生动物、历史文化教育、农业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禁止破坏历史文化资源
    严格限制:不许踏上有明显标志以外的小径、不允许随意露营和烧烤
    一般控制:部分地区允许携带宠物
    47 五渔村国家公园
    (意大利)
    徒步旅行、游泳、乘皮划艇、跳水、摄影、观光、观赏农业景观、历史文化教育、农业教育 完全禁止:禁止收集和破坏自发的植物、森林和地中海灌木;不得喂养野生动物
    严格限制:不得在公园内自由露营
    一般控制:狗要系在皮带上,不能在公园周围自由走动
    48 湖区国家公园
    (英国)
    徒步、骑行、乘船旅行、观景、观星、冬季技能课程 完全禁止:湖区任何地方都不允许烧烤和明火;禁止猎杀狐狸
    严格限制:未经土地所有者事先许可,湖区任何地方都不允许露营
    49 特里格拉夫国家公园(斯洛文尼亚) 徒步、登山、骑行、划船、漂流、滑雪、采摘蘑菇和香草、摄影、观赏瀑布等自然景观、儿童自然教育课程、展览、
    讲座
    完全禁止:禁止乱扔垃圾、禁止破坏自然资源
    50 杜尔米托国家公园
    (黑山)
    徒步、骑行、摄影、观光游览、观湖 完全禁止:禁止任何破坏自然的行为
    下载: 导出CSV
  • [1] 王应临, 赵智聪. 自然保护地与生态保护红线关系研究[J]. 中国园林, 2020, 36(8): 20−24.
    [2] 国务院. 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EB/OL]. (2015-10-19)[2021-11-15].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10/19/content_10247.htm.
    [3] 夏方舟, 吴頔, 严金明. 生态红线区管理: 英国科研专用区的历史脉络与经验借鉴[J]. 地域研究与开发, 2017, 36(1): 143−147+180. doi:  10.3969/j.issn.1003-2363.2017.01.026
    [4] 新华社.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EB/OL]. (2019-06-26)[2021-11-15]. http://www.gov.cn/zhengce/2019-06/26/content_5403497.htm.
    [5] 田志强, 贾克敬, 张辉, 等. 我国划定生态红线的政策演进分析[J]. 生态经济, 2016, 32(9): 140−144+156. doi:  10.3969/j.issn.1671-4407.2016.09.029
    [6] 王焕之, 刘婷, 徐鹤, 等. 国际经验对我国生态保护红线管理的启示[J]. 环境影响评价, 2020, 42(1): 43−48.
    [7] 王平, 牛慧丽. 适应、整合、创新与发展: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移民研究的分析和思考[J].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 37(2): 74−81.
    [8] 谭伟福, 安辉, 谭夏妮. 为什么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移民要回迁: 以广西十万大山保护区为例[J]. 生物多样性, 2016, 24(6): 729−732. doi:  10.17520/biods.2016066
    [9] 高彩霞, 刘家明, 张书颖, 等. 生态旅游理念下国内自然保护地利用模式研究进展[J]. 中国生态旅游, 2021, 11(1): 127−140.
    [10] 王社坤, 于子豪. 生态保护红线概念辨析[J].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6, 18(3): 50−56.
    [11] 张雪飞, 王传胜, 李萌. 国土空间规划中生态空间和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J]. 地理研究, 2019, 38(10): 2430−2446. doi:  10.11821/dlyj020171221
    [12] 王灿发, 江钦辉. 论生态红线的法律制度保障[J]. 环境保护, 2014, 42(Z1): 30−33.
    [13] 高吉喜. 国家生态保护红线体系建设构想[J]. 环境保护, 2014, 42(Z1): 18−21.
    [14] 柴慧霞, 饶胜, 王夏晖, 等. 关于生态保护红线管理政策的思考[J]. 环境保护科学, 2015, 41(6): 18−22. doi:  10.3969/j.issn.1004-6216.2015.06.005
    [15] Weeks P, Mehta S. Managing People and Landscapes: IUCN's Protected Area Categories[J]. Journal of Human Ecology, 2004, 16(4): 253−263. doi:  10.1080/09709274.2004.11905747
    [16] 姚岚, 丁庆龙, 俞振宁, 等. 生态保护红线研究评述及框架体系构建[J]. 中国土地科学, 2019, 33(7): 11−18.
    [17] 黄华梅, 谢健, 陈绵润, 等. 基于资源环境承载力理论的海洋生态红线制度体系构建[J]. 生态经济, 2017, 33(9): 174−179.
    [18] 侯鹏, 王桥, 杨旻, 等. 生态保护红线成效评估框架与指标方法[J]. 地理研究, 2018, 37(10): 1927−1937.
    [19] 邹长新, 林乃峰, 徐梦佳. 论生态保护红线制度实施中的重点问题[J]. 环境保护, 2017, 45(23): 36−39.
    [20] 刘晟呈. 城市生态红线规划方法研究[J]. 上海城市规划, 2012(6): 24−29. doi:  10.3969/j.issn.1673-8985.2012.06.007
    [21] 李志学, 周松林, 肖敏. 基于地理设计理念的生态红线划定研究[J]. 城市学刊, 2017, 38(6): 64−68. doi:  10.3969/j.issn.2096-059X.2017.06.012
    [22] 闵庆文, 马楠. 生态保护红线与自然保护地体系的区别与联系[J]. 环境保护, 2017, 45(23): 26−30.
    [23] Weaver D B, Lawton L J. A New Visitation Paradigm for Protected Areas[J]. Tourism Management, 2017, 60: 140−146. doi:  10.1016/j.tourman.2016.11.018
    [24] 刘杰, 孟全省. 基于CVM法的陕西长青自然保护区游憩价值评估[J]. 林业资源管理, 2013(3): 63−68. doi:  10.3969/j.issn.1002-6622.2013.03.015
    [25] 程秋旺, 黄巧龙, 于赟, 等. 福建省湿地自然保护区游憩资源价值评价——基于选择实验法的分析[J]. 林业经济, 2020, 42(2): 38−47.
    [26] 李薇, 蔡君. 新西兰保护区的保护与游憩规划研究[J]. 旅游纵览(下半月), 2013(8): 167−170.
    [27] 李洪义, 吴儒练, 田逢军. 近20年国内外国家公园游憩研究综述[J]. 资源科学, 2020, 42(11): 2210−2223. doi:  10.18402/resci.2020.11.13
    [28] 谢冶凤, 吴必虎, 张玉钧, 等. 中国自然保护地旅游产品类型及其特征[J]. 地域研究与开发, 2021, 40(3): 69−74. doi:  10.3969/j.issn.1003-2363.2021.03.012
    [29] 彭建, 桂美华. 日本国立公园可持续旅游发展的经验与启示研究——以富士箱根伊豆国立公园为例[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19(3): 17−24.
    [30] 王瑞花, 张兵. 国外山地旅游开发对我国的启示——以班夫国家公园、瑞士阿尔卑斯山、尼泊尔安纳布尔纳保护区为例[J]. 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14, 27(1): 139−140+148.
    [31] Dianne Draper, 高启晨. 走向可持续山地社区: 在加拿大班夫和班夫国家公园保持旅游开发和环境保护平衡[J]. AMBIO-人类环境杂志, 2000, 29(7): 408−415+459.
    [32] Kaltenborn B P, Nyahongo J W, Tingstad K M. The Nature of Hunting around the Western Corridor of Serengeti National Park, Tanzania[J]. European Journal of Wildlife Research, 2005, 51(4): 213−222. doi:  10.1007/s10344-005-0109-9
    [33] 简圣贤. 澳大利亚保护区体系研究[D]. 上海: 同济大学, 2007.
    [34] Robinson C J, Wallington T J. Boundary Work: Engaging Knowledge Systems in Co-Management of Feral Animals on Indigenous Lands[J]. Ecology and Society, 2012, 17(2): 16.
    [35] Dartmoor National Park. Walking in and around Widecombe-in-the Moor. [EB/OL]. (2019-01-01)[2021-11-15]. https://www.dartmoor.gov.uk/__data/assets/pdf_file/0039/85998/Widecombe-Walks-for-web.pdf.
    [36] 赵智聪, 彭琳. 国家公园分区规划演变及其发展趋势[J]. 风景园林, 2020, 27(6): 73−80.
    [37] 何思源, 苏杨, 王蕾, 等. 构建促进保护地社区资源使用与保护目标协调的社会情境分析工具——武夷山国家公园试点区实践[J]. 生态学报, 2019, 39(11): 3861−3870.
    [38] 刘亦雪. 国家公园制度: 科学护航健康中国与户外游憩的空间载体[J]. 旅游学刊, 2021, 36(3): 9−11.
  • 加载中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06
  • HTML全文浏览量:  60
  • PDF下载量:  16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12-16
  • 录用日期:  2022-04-28
  • 修回日期:  2022-04-26
  • 刊出日期:  2022-05-31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